优秀的律师解决问题的思路可以有多开阔?

比如,总公司和分公司位于两地,两地税务局就分公司应税所得应该在分公司所在地纳税还是在总公司所在地纳税各不相让,两边的税务局公司都不敢得罪。律师指点,让总公司诉分公司上缴利润,不管怎么判,都能让税务局闭嘴。

有没有其他比较精妙地解决了问题的例子,请大家指教。

  • ayana 11-07 10:52
  • 收藏问题 ( 0人收藏 )
  • 举报

你的IE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提升体验,

建议升级到IE10以上或使用Chrome、搜狗等浏览器!

5个答案
  • 慢村长 11-07 10:52
    题目举得例子很好啊。不过我倒想起一个反例。很久之前,我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去个律所面试,前面blabla一串套路之后,最后主面的一男一女两个律师要问了个问题,说是想看看我们的思路。

    问题是,A公司的老板要加股东,改工商登记,但当地工商有特别规定,A公司的股东不能超过5个,现在已经5个了,问我们会怎么处理?(大概这样,具体已经忘了)
    同时面的有3个,第一个MM说的什么没印象了,应该没有实质内容要不我会记住的。

    到我的时候我想,基本上解决问题要是一般路径走不通,要不向“上”,要不向“下”去找解决方法。别想歪了,不是找关系。本着就上不就下,就前不就后的原则,我选择了向“上”的路。于是我问主面的两位律师,A公司老板加股东的目的是什么?了解客户的真实目的,这条路走不通,找其他同样可以达到同样目的的路。(大概意思)

    主面律师也没回答我的问题。接着问下一个MM,这MM估计觉得我说的方法不错吧,把我的话再换个表达形式说了一遍。
    最后主面律师说,要是遇上客户这样的问题,我们就直接跟客户说,我们做不了。

    当时我听完都愣了,不管是为人民服务,还是为人民币服务,又没犯法又没违规,客户这要求都做不了,当什么律师,做什么服务性行业啊?心里是什么感觉呢?是这个吗?(这图选得还是有点委婉)

    不不不,不是这个,这所怎么说还是北京TOP10里的,怎么可能有错呢。我当时又纯洁小学生一枚,心里想的是,靠,生意还可以这样做啊,这就垄断地位了?还是跟客户玩心理战呢?我们所都做不了别人更做不了。不亏是大所啊。你看多纯洁一小孩,还替人想理由。
    (当然有可能他们确有其他理由这样做,有明白人还请解惑)

    讲完反例,回到题目。个人觉得“思路开阔”抽象出来就是确定哪些边界是刚性不能碰的,哪些边界柔性的,在这些边界的范围内所有的资源都可以拿来用,拿来组合,解决问题。不要被自己的习惯或别人的说法给自己框死了。
    这素质肯定不是优秀律师独有的,而且要论开阔怎么也数不上律师。法律思维学到骨子里就是风险,就是因果链;但现实中很多风险与利益并存,有困不一定有果。而要成为优秀律师必须学好法律思维,想学好又不学到骨子里,难。
  • 小红 11-07 10:52
    VIE啊
  • 迪迪 11-07 10:52
    有啊。
    富德人寿,现在改叫生命人寿了还是(?),把总部搬到深圳来了,为什么?因为深圳承诺了很多税务上的好处啊,可是总部又不创造利润,sz为什么要做这种承诺?和你问题里的答案一个套路。
  • muqinping 11-07 10:52

    听到一个离婚律师的绝招,不知道真假,以飨观众吧。

    某女因觉得老公喜欢赌博,一心想跟她老公离婚。她老公死活不肯,而且赌咒发誓绝不再赌博。

    某女暗中观察,发现她老公还真有改邪归正的模样。但是她知道,赌鬼是改不了吃屎的。

    现在不赌博,不代表以后不会赌。而且也可能是没钱才不去赌而已。

    她离婚的心思很坚定。她一边控制家中经济大权,一边咨询律师,怎么迅速摆脱这个赌鬼。

    问了好几个律师,都说快速摆脱没办法。原因在于男方不肯离,又没有男方赌博恶习的证据。

    打官司需要时间,而且一般第一次都不会判离。

    但某女没有放弃,最后找了一个专门做离婚官司的律师。

    这个律师听完情况以后,给她出了个招。

    先让她假意跟老公和好,然后适当时间给她老公一笔钱,用途自己定。

    一般来说赌鬼手痒,没钱还好,有钱肯定要去浪一把,这时候机会就来了。

    某女听了律师的话,决定依计而行。

    她先逐渐跟老公缓和关系,然后过几天再给他5000多块钱买家电。

    她老公果然拿到钱就去了牌桌。

    她尾随着,估计他已经赌上了以后,反手就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察来的很迅速,把这个赌博小团伙一锅端。她老公被拘留了好几天。

    在拘留期间,她立马提起离婚诉讼,律师帮她调出了她老公赌博被抓的记录。

    根据婚姻法,如果一方有赌博恶习,调解不成的,就应该判决离婚。

    铁证如山之下,这个婚第一次就被法院判离了。

    这个案子,应该来说,律师的脑洞也是比较开阔的。

  • 小舌头 11-07 10:52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推而广之,扩大为——
    如何创造性地解决问题”。

    首先,要回到问题的原点:我们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换句话说,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目的,是为了达到一个怎样的效果?在实践中,经常会碰到不能准确描述自己需求的人。拉拉杂杂说了一大堆,对方却仍然不知所云。在这个时候,就必须直截了当地问他:请问你希望我为你做什么?在得到他的回答后,就要迅速归纳他的表达,总结出他的核心问题(互联网公司喜欢称之为“痛点”)。必须先搞清楚对方的痛点,然后接下来的谈话才是有价值的,否则是浪费双方的时间。

    在确定了目标之后,才是考虑如何达到目标的时候。一般人通常会习惯性在自己过往的经验中寻找现成的答案,如果不行的话就去寻求他人的经验。但这样很容易落入经验主义的窠臼,不一定能寻找出最优解。我个人认为,必须要建立起一个宏观的逻辑框架,然后在这个框架下进行思考,这样才能做到穷尽所有可能的方案。

    很多人认为, “创造性”纯系灵光一闪,是高智商人群的专利,不可推广复制。但我认为,即便是“创造”,也是有规律可循的。一旦寻找到了规律,那么“创造”就是可复制的。创造出单个问题的解决创意不算牛逼,能够创造出批量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才是真牛逼。

    以争议解决为例,如何为当事人解决争议?——那么我们就要思考:争议解决无非有两种方式,一是私力救济,二是公力救济。而其中,公力救济又可以分为向司法机关求助、向行政机关求助、向立法党政机关求助……按这样的思路进行清理,就可以画出一张树状图(基础来自于张健律师,在此特别感谢):
    例如,上图中的第2点,什么叫做暴力救济?相必不需要我说大家也猜得到。这个合法吗?很可能不合法。但它是不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是。既然是,那就有必要写下来。至于可不可行,那是后续的问题。——譬如,雇凶杀人当然是不可取的,也解决不了问题。但如果能劳驾大哥出面,请对方喝杯茶,问题说不定就解决。这就是从不可行到可行。

    再例如,上图中的第3点,权利放弃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案?开什么玩笑?——且慢。假设,现在双方有一个核心争议点,价值为10。如果闹到法院,双方都没有必胜的把握,胜率假设为五五开,即双方的期待利益均为5。那么在此时,我方放弃这个争议点,将5点利益让与对方。作为交换,对方需要在另一个点将相应的利益让给我。这个利益点对对方价值是4点,但对我方价值有6点,所以对方也愿意和我方达成这一笔交易。那么,这就是一个双赢的方案。

    最后再例如,上图中的第6点,权利让与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案,但这样的方案一般人就很难想得到。比如我有一笔应收账款,如果我要委托律师去执行的话,可能需要1-2年的时间才能追回,而且执行结果很有可能会打折扣。如果再算上律师费的话,可能我的回款只能有50%。假设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第三方愿意以40%的价格收购这一笔账款,考虑到时间成本和相关的风险,说不定我会卖给他,这样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

    我之所以说这么多,想要说明的就是任何“创意”都是在规则之下才有可能产生的。那么只有先利用规则划好界限,在这个界限内的思考才是有价值的。不是想要创造性地解决问题吗?喏,这就是一个能够批量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

    那么,再继续往下推。我们现在已经利用这个思维方式,推出了所有可能的解决思路。那么接下来一步,就是丰富这些思路,将他们化为一个个成型的解决方案。这个相对而言是一个体力活儿了,就是把这些思路一步步落地、锚定,想好去找谁、办什么事、用到什么资源、可能有什么障碍、如何排除这些障碍、最终可能达到什么样的结果。

    然后,就是利用专业知识,排除掉明显不可行、不可靠、有明显缺点的方案。

    例如,找大哥去跟对方谈,要求对方让步,但大哥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而且这个利益诉求和我方的利益相冲突,那么大哥就不能被视为我们的人。而且硬要大哥为我们出头,还可能得罪大哥,让我方以后处境更艰难。那么找大哥解决的方案就必须被放弃,原因就是大哥与我方有利益冲突。

    再例如,发起民事诉讼,假设目的是以打促和。如果我们手上没有捏着对方的小尾巴,或者我们的预想条件和对方能接受的条件相差太远,那么这个和解肯定就没有办法达成。但如果对方是一个上市公司,其对我方的诉讼具有披露义务,而披露行为可能导致对方股价下跌,那么对方就会非常有动力来和解,要求我方尽早撤诉。那么在这个时候,就不妨开口大一些,多争取一点是一点。

    最后,剩下的几个方案,就是法律上可行、客观上可操作、商业上各有利弊的。走到这一步,工作就基本完成了,接下来就是选择的问题。如果说你是个谋士的话,那么你就已经尽到了自己的本分。如果你是主帅的话,那么还需要作出选择。至于如何选择,这个只能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