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男子毒针扎死女友」案件的判决?

新闻链接:

男子网购毒针扎死女友:自称用动物实验未致命

因感情纠纷,在多次挽留无效后,男子王强(化名)用事先网购、并用动物做过测试实验的含有化学品成分的注射器具对女友刘云(化名)进行注射,后刘云经抢救无效死亡。近日,因积极赔偿获得死者家属的谅解,北京一中院对王强从轻处罚,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无期徒刑。

  • 范云波 2018-11-06 11:46
  • 收藏问题 ( 0人收藏 )
  • 举报

你的IE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提升体验,

建议升级到IE10以上或使用Chrome、搜狗等浏览器!

3个答案
  • 戴琳凌 2018-11-06 11:49

    关于男子毒针扎死女友的案件,很多朋友对于“花钱买谅解”不满,认为事前多次预谋,最后法官判决无期徒刑,畸轻。

    也很很多朋友认为,受害者的家属有权选择要人死还是要人钱,承受丧女之痛后,没必要被网民的正义观所绑架。

    两种观点,我都能理解。

    作为一名律师,我肯定是支持后者的,因为在“谈钱”上有空间,律师能发挥的作用就越大,价值就越高。

    但我不觉得后者就是理所当然的,至少我们要理清家属为何要选择“要钱”的法律逻辑:

    那就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除开交通肇事罪有保险公司买单),只支持实际的物质损失,不支持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原本应得的侵权损失(是一笔大数字),走正常的司法途径,判不了、拿不到、无法执行。

    所以,朋友们,你们明白了吗?受害者一方,其实是没有选择权的。

    我曾经接待过一个刑事案件咨询,凶手用车将当事人的父亲撞成重伤,移交公诉时,是“故意杀人罪”,而不是“交通肇事罪”。

    前者的法定刑期远高于后者,但当事人更想选择后者,是她觉得对方应该得到宽恕吗?

    不是的,他父亲还在医院的icu里,每天都要掏出大把的医疗费续命,生命岌岌可危。在让受害者不死或让加害者不得好死之间,她想选择前者。

    同理,当被害人已经离去,而自己孤苦伶仃老无所依时,选择经济赔偿,也算人之常情,毕竟,正义,不会为他们养老送终。

    大部分犯罪,本质上都是一种侵权,从法理上来看,走民事途径,要求充分的赔偿,完全行得通,但回归司法现状,其实是让人遗憾的。

    你说法官们容易吗?也不容易,算几个数字一判了之相当容易,何必花精力苦苦调解,去安抚受害者一方呢。

    我和几个法官讨论过,不判的原因主要是两点:

    1.基于“一事不再罚”的原理,犯罪份子追究刑事责任后就不用为民事赔偿负责了;

    2.民事案件执行都如此之难,何况刑事案件,被告人已经关在监狱里,死猪不怕开水烫,判了,执行不了,反而会降低司法公信力。

    然后,我们又讨论了一下,发现这两点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也站不住脚:

    承担刑事责任并不代表民事责任的豁免,判决无法执行,不代表不能判,毕竟刑事案件中的罚金可从来没少判过。

    所以,到这里,我该提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呢?

    我认为,建立起完善的司法救助制度,是一种可行的尝试,为受害者一方提供相应的社会救济,不需要再度落泪或屈服。

    至少,不该是撇清自己的责任,认为“正义”已经心安理得的到来了。

    毕竟,“要钱”还是“要命”,对于受害者来说,从来不是一个选择题。

  • 谷振宁 2018-11-06 11:49

    除了被害者,没有一个人有资格说原谅这句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 赵小燕 2018-11-06 11:49

    既然家属都谅解了,就没什么好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