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恶法在修改过程中应该被遵守吗?为什么?

源于【恶法亦法】和【恶法非法】的辩论赛

  • 酷也孤独 11-07 12:19
  • 收藏问题 ( 0人收藏 )
  • 举报

你的IE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了提升体验,

建议升级到IE10以上或使用Chrome、搜狗等浏览器!

3个答案
  • 举枪稳人心 11-07 12:20

    这是我几年前提的“烂问题”,现在决定把这个坑填了,说说我对“恶法非法”的看法:

    在讲“恶法非法”与“恶法亦法”时,前者有三个代表案例,是具有较强说服力的,分别是“纽伦堡审判”、“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支持精神抚慰金”、“计划生育之恶”。

    1.纽伦堡审判:国际法庭对参与二战的法西斯份子进行裁判,他们的反人类罪行不因国家的庇护而豁免。

    简单来说,职务行为不是你屠杀异族的护身符,不义的战争本身就是罪恶的。

    2.“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不支持精神抚慰金”:家属被杀害了,按常理,人的心理已经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但原本侵权所造成的精神损失,法院不给予支持。

    3.“计划生育之恶”:天赋人生育权,不得因政策的实施对未出生的婴儿进行戕杀。当然,随着“二胎”的开放,反对这个政策,也有了另一层含义,人的生育自由不被国家所调控。


    很遗憾,彼时作为一个“恶法亦法”的支持者,深深地明白法律的滞后性、局限性、工具性时,对于这三个案例,是不屑一顾的。

    直到我参加法援工作,看到受害者在司法环境中的弱势、看到即将生育的孕妇被迫引产、看到刑事案件中证明标准远远达不到法律规定般“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怀疑”的程度时,我才明白:“恶法非法”,其实是个人对于庞大公权的一次抵抗。

    他们的力量,渺小不堪,依旧充满尊严,原始的正义感在冷酷的“逻辑”面前,也是能够熠熠生辉的。

    所以,促使我能站在“恶法非法”一边的理由,就是: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心安理得的,这些不义的政策,无论在立法、行政、还是司法程序上,都是有可行之处,并非是无法得到解决的,这也是我在上一篇回答中指出“法律并非是完美的”动力所在。

    指望靠税收解决一切问题,又在该花钱的地方唯唯诺诺,这不是一个机构的担当。

    车轮滚滚而来时,我们报之以沉默,被碾压时,就只能回之以悲鸣了。

  • 倦客 11-07 12:20
    不太理解什么叫修改恶法......法是整体恶还是部分条文恶......
  • 路人甲 11-07 12:20

    先亮明自己的观点,仅仅是个人的观点,我认为应该被遵守。

    虽然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但也仅仅是从自己的认知角度谈谈自己的观点。

    首先是对法律的善恶要先有一个定义。我们对于善恶的理解是基于时代的普遍认同和自身认同的,永恒的善恶判断实际上很难存在。例如汉谟拉比法典上条文是对现代人的阶级观的巨大挑战,不会再被现代人所接受。因而法律并不能简单的被划分为善恶,法律仅仅是将时代中人们的共识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最后形成大家在这个时代下需要共同遵守的规则。所以这样的法律是依附于时代的背景的,仅存在适合不适合的问题。

    其次,我们个人对于一部法律的善恶判断仅仅是基于个人观念的判断,并不能证明自己的观点就是和当时代社会普遍认同的观念判断相一致。而法律又恰恰是大部分人的共识,只有在法律的内容偏离了大部分人的共识的时候我们才能确认这样的法律已经不合适了。那么,不合适的法律就应该依据修订程序,重新改为符合大部分人共识的法律。不合适的法律在未被修改之时,确实会给部分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在后世看来荒唐的错判。但我的理解是,这并不是法律本身的错误。共同认同观念的改变是一个变化的过程,并不是在某一个点上的跃迁,因而少部分先驱者的观念并不能影响到法律的善恶判断。直至大部分人随着时间车轮的滚滚向前而逐渐达成大部分的共识,法律才能够被判断为不合适。从大部分人意识到法律的不合适到我们完成对这部法律的修改,这段时间内,我们才能够称这部法律为所谓的恶法。

    那么这样的恶法我们就应该不遵守吗?想象一下如果不去遵守的这样的法律的情景:

    人们不再依从于这样的法律作出相应的行为,而是以自身的认识来提供判断。从个人角度讲,自己将成为自己的皇帝,这样保证了自身认识和行为的一致性。但从社会的角度来看,由于每个人的认知不同,判断将会不一,行为也将会存在差异,整个社会在不遵从统一标准的情况下,不再存在共同认识的善恶观。每个人从自身认知角度来看都是对的,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为,最终的结局大概会是拥有最强武力的人将他的个人意志转变成国家共识,我们的社会就会从法治社会重新回到人治社会。

    法治一定要大于人治。我们并不是说法治在某个时间点上一定会比人治要好,而是从很长一段时间来看,法治能够保持较高的稳定性,避免了人治的随机性。我们现代之所以采用法治的方式并不是期待我们的社会永远能够保持为大唐盛世,而是要避免下一个希特勒的出现。所以,什么是法治精神,就是个人绝对不可以凌驾在法律之上,不能将法律完全的变为个人意志。

    所以,我承认不合适的法律在未被更改之前确实会打来一定的危害,但如果不去遵守这样的法律显然会危害到我们社会的根本。在这样的选择下,我会选择危害较小的选项,支持遵守遵守所谓的恶法。